上海外盘期货配资

天琪体育网
您现在的位置: 股票配资  >> 搏击 >> 正文

鳌柱塔存疑系列稿(3)招宝山宝塔时有时无


前文提到,晚清时期,招宝山上无塔。

有读者提出,第一次鸦片战争时期,英军于1841年10月10日攻占镇海。会不会是那时的炮火轰掉了鳌柱塔,以致于晚些时期的包腊先生和其他摄影师只拍到“光秃秃”的招宝山。

但也有读者反驳,认为镇海当地文志,对当年的海战、布阵、对敌等,事无巨细均有记载。唯独炮火轰塔,这样一件大事,文志记载中却半字皆无。可见,当时塔并不存在。

面对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意见,我们可以从两位英国画师作品中寻找佐证。

镇海现存的风光绘画中,18世纪的英国画师威廉姆·亚历山大和19世纪的英国建筑师、插图画家托马斯·阿罗姆,分别留下多幅画作。

公元1792—1794年间,英王乔治三世派遣使团到中国,亚历山大以画师身份随访,绘制了多幅水彩画。他以纪实手法,描绘途中所见所闻。因使团到过镇海口一带,此处风貌也被绘制其中。

在亚历山大画作《镇海口内》(彩色水粉图)中渔夫、脚力、文人、妇女等,坐在甬江沿岸。身后为船只、城墙、庙宇、招宝山、寺院和宝塔。画中宝塔约为6层,飞檐。

另一位画师阿罗姆从未到过中国,他的铜版画集《中国:那个古代帝国的风景、建筑和社会习俗》,是依据亚历山大水彩画册所绘,于1840年左右创作再现的。

有意思的是,在阿罗姆的3幅画作中,一幅有塔两幅无塔,塔的形状与亚历山大画作相似。

为什么两位画师的作品中,时而有塔时而无塔呢?文史学者推断,不排除画家为了画面美感,在山上增添宝塔。

这一说法的依据是:目前已有的资料中,照片无塔、画中时有时无。按照当时的摄影技术,照片只能拍下实物,不会进行PS等技术添加。

而画家作画时,站在一定的角度,视线会受一些建筑物遮挡,如带有飞檐的阁、楼等。在中国传统建筑中,飞檐是指屋角檐部向上翘起,如飞举之状。此类建筑风格一般应用在亭、台、殿、庙宇等建筑的屋顶转角处,所以常被称为飞檐翘角。画招宝山时,引起画家产生联想的建筑只有山上威远城前的魁星阁,该建筑物饰以飞檐。在山下远望,容易造成此处矗立宝塔的错觉。

这么一来,同一位画师作品中无塔,可以解释为:画家调换角度,拉开了阁角与招宝山的距离,视觉效果上的“宝塔”便不存在了。因此,作画时照实以作,没有塔影。

(文中图片为资料图片)

(记者陈 饰 )



编辑:施珊珊
天琪体育网